今日快讯:

社会观察

Social observation
您的位置: 首页 > 社会与法 > 社会观察 > 正文

    佛山社会治安观察系列报道之二:“围城”之痛

    发布时间:2016-11-14 11:39:46   来源:   

    4%][UNPW_7{2MI2M@6L3[6N.png

      昨日,禅城区东方广场公交站,市民排队上车。市民上下公交车时极易成为小偷的“猎物”,这已是治安“老问题”。

    AWQES3}PA5PBID_6(L59Z6M.png

      近日本报新浪官方微博所做的“您最关注哪些治安问题”调查结果。

      2009年,市委立下“社会治安三年实现明显好转”的铮铮誓言。精兵突击,亮剑治安。两年后的今天,佛山社会治安得到改善。佛山传媒集团近期在全市五区开展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,超过四成受访者对社会治安评价“非常好”或“有较大改善”。

      但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,这些成绩来自不易。佛山社会治安趋好的背后,与珠三角其他发达城市一样,也面临着社会经济高速发展衍生的防控新态势、治安新挑战。

      我们更应该清醒地观察,今日之佛山治安,一些顽疾犹痛,一些新伤凸显。在佛山人的生活场景里,还不时会听到这样的议论:摩托被偷了,家里遭贼了,学生哥的单车被抢了……市民期盼“治安能再好点”。

      2011,我们站在攻坚节点,唯有重新审视,方可利剑“破冰”。

      采写/本报记者庞文彬 王晓丹

      通讯员温淼森

      摄影/本报记者崔景印

      制图/王帅

      上午7时10分,黄蒙极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,啃着面包来到了禅城文沙站候车。“公交车不直达单位,还要倒一趟。”黄蒙半睁着眼,懒懒说道。

      其实,这样的状态已持续好几天,可黄蒙还是感觉“很不习惯”。他不时回忆起驾摩托车上班的日子,因为这种日子在4月初被打破了——他心爱的“小驴”遭遇贼手……

      “失车”的阵痛

      “那一刻,欲哭无泪。”黄蒙掩饰不住自己的失落。他明白,在佛山被偷一辆摩托不是什么新闻,但不想这种厄运偏降在了他的头上。

      根据“一户一摩”政策,黄蒙这个五口之家,在父亲已有一辆摩托的前提下,不能再买第二辆摩托。这也意味着,经济实力并不雄厚的黄蒙只有两个选择:要么坐公交车,要么买小车。黄蒙选择了前者,“节俭”的背后,更多的是无奈。

      “平常常听朋友说起哪里又有摩托被盗,公安部门难道就不能加大打击力度?”黄蒙近似质问的埋怨,惊动了一同等车的市民。大家顿时你一言我一句,议开自己身边的种种被盗经历。

      黄蒙的遭遇,只是一个缩影。

      昨日下午,即将入夜的东方广场门前,依旧停满各式摩托车、小车。物管公司保安晓俊在摩托车前不住地往返,时而蹲下查看有无上锁,时而扭动方向盘看有无警报。他的工作,就是“尽可能”确保顾客的车辆不被盗。

      晓俊一再强调“尽可能”与“尽力”。在他看来,保证偌大广场车辆完好无损,不是一个保安能完成的工作。“偷车贼手很快,最慢几分钟就能剪锁偷走一辆车。”

      在佛山,机动车失窃已是公安部门着力打击的重点内容之一,而“三两”(两抢、两车、两入)案件在佛山仍呈现高发态势,并属于多发性中小案件。据透露,佛山每年60000左右的刑案总量,超过三成涉及“两车”案件。其中,机动车失窃是重中之重。

      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不否认,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,遏制机动车被盗高发态势,仍是一项重要工作。

      机动车被盗风波未平,“cpykaren”在本地论坛的一纸发帖,将市民视线又拉进了一度销声匿迹的“飞抢”当中。“桂城东二,亲眼目睹两次飞抢。”近千字的述说,“飞抢”现场仿如历历在目。

      为证真伪,记者来到南海桂城东二。在这个典型的城乡结合部,面包店收银员王春兰忆起1月份的一宗飞抢,仍心有余悸,“那些人抢了就跑,还好没伤着人。”

      对于这样的情形,市政法委相关负责人坦陈,从最近治安警情可以看出,一度销声匿迹的“飞抢”犯罪,在南海部分区域似有抬头之势。

      “入屋”的烦恼

      当黄蒙在为摩托被盗、上班辗转换车烦恼之际,与其住处三街之隔、家住南海桂城叠北的黄有根也焦躁不已,今年1月份他家里失窃300只龟,至今还未找回。整整3个月,黄有根奔波往返住所与派出所间。然而,除了失望还是失望。

      “入屋”盗窃高发,已让很多市民为之胆颤。

      去年年中,一份防盗提示贴在了禅城区岭南大道山水居13栋楼下,“黑暗游侠”频繁在有25栋楼、约1200户的小区“自由”活动,这让业主们一直为之心慌。仅仅两天时间,小区六户遭窃。

      然而,就在“大盗”被擒住的一刻,大家惊呆了:他只是一个13岁的男孩!他怯怯地交待,他是受人指使行窃,同伙有4至5个人。

      禅城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相关负责人透露,近期这种情况已经越来越多发,由于擒获的“窃贼”大多未成年,幕后指使者通常很快逃匿,给警方打击带来困难。

      即使在产业升级环境蜕变的禅城南庄,治安改善的背后,也仍存在“入屋”案件屡有发生的尴尬。

      去年,禅城区南庄镇东村、堤田、溶州、上元等“别墅式”民宅,接连发生入屋盗窃。记者发现,被盗住宅都是新建的、外观装修比较豪华的农村独立民居。“那些人剪烂防盗网,溜进屋里洗劫一空。”村名冯先生说。

      在他记忆里,村里及周边住所被盗的事件依然历历在目:

      堤田村群建新村南一巷某住宅三楼窗户防盗网被人破坏,二楼主人房内手提电脑、金戒指和名贵洋酒、香烟以及普洱茶等物被盗一空,损失4万多元,放在屋外摩托车,也遭顺手牵羊;

      上元村一民宅屋主回到家,发现一楼房间不锈钢窗被撬开,二楼屋内的现金4000元及1500克黄金首饰被盗,财物损失30多万元……

      全市五区,“入屋”案件频发,在顺德龙江、大良等镇街,小区住所失窃也成为市民平日谈及最多的治安问题之一。据统计,今年1至3月,全市“两入”(入屋入室盗窃)案件数量仍然比较大,仅禅城区就有1900多宗,并呈上升趋势。

      而在黄有根看来,与家庭住所密切联系的菜市场、公交车及站台,盗窃等治安情状依旧“凶猛”,让人揪心。

      年逾40的吴忠,对此似乎最有发言权。在昔日的南堤市场,他当了近5年的工作人员兼保安。但对于“镊子党”,尽管深恶痛绝,但也没有太多办法。他挽起衣袖,一道七八厘米长的刀痕映入记者眼帘。他努嘴道,这是年初在市场喝阻一名扒手,第二天给人报复的“纪念”。吴忠毫不夸张地表示,贼人见了他会顾忌。然而就一般“师奶”及老人而言,想反抗也是有心无力,“他们几人互相配合,旁人不易发觉,即使发现也可变偷为抢。”

      “治安”的困惑

      吴忠一句“变偷为抢”,让家住南海大沥的许惠婵神经再度绷紧。只因她就读中学的儿子近期频频告急,“学校附近总有些人趁学生晚修放学的时候抢单车。”

      循许惠婵指引,记者来到禅城张槎一技校附近的小卖部,学生哥吴亦回答记者问题时左顾右盼,装作喝下可乐应道,“这里时不时都有人来抢东西,手机、单车,只要值钱的都要。”对于吴亦所言,小卖部老板也回应,那些人都是“不读书”的小年轻,没钱上网就来踩点找目标。

      所以,包括吴亦在内,很多学生深谙“财不可露眼”,身上尽可能不带钱。而为免遭贼手,吴亦现在每每回家特别是晚上,都与同学三五成行,毕竟人多力量大。

      校园周边治安复杂,在三水等地也已凸显。

      今年1月,三水实验中学附近便接连发生多起抢车案件。三水警方开展清查打击行动后,只能建议学生晚自修后尽可能结伴回家。

      在市场或者学校,市民被盗甚至被抢,损失的也许只是钱财。但如一环道路电灯等公用设施一旦落入贼手,危害的随时是市民的安全。

      摸黑走在一环,对于货车司机黄永发而言已不陌生,“一环小车多,货车也多,摩托车也有,车流又大,可晚上里水段很长一段路都见不着路灯。”黑暗之中,黄永发最担心的莫过于拐弯时,稍不留神就出大问题。

      其实,一环“摸黑”问题由来已久。交通部门甚至认为,修还不如偷得快。据相关部门统计,目前一环亮灯率仅在60%左右,照明等电力设施被盗严重是重要原因。仅在2010年,市政府就批复照明修复费用达1400万元。

      在顺德乐从,当地警方投入资金在一环路边建起警岗,并在警岗楼顶安装一盏有效射程达2公里的探照灯,监控沿线电缆电线。如此做法虽然有,然而这种做法虽有收效,但耗费的成本也着实不小。

      不仅一环,城市公用设施也频遭贼手。

      现在在禅城,价值千元的沙井盖每年都被偷上千套,这让禅城区园林市政处为之头痛。无奈之下,部门只能试点在沙井盖安装防盗锁,希望借此结束沙井盖被盗的“厄运”。

      数说治安

      2009年共打掉“两抢”犯罪团伙330个,抓获“两抢”违法犯罪嫌疑人3540名;打掉扒窃犯罪团伙21个,抓获扒窃犯罪嫌疑人306名。2010年全市发生“两抢”案件615宗,其中禅城区117宗,同比分别下降18%和42.1%。

      2010年上半年侦破“两入”案件2800多宗,同比上升52.3%,抓获犯罪嫌疑人1130多名,同比上升11.1%。今年1至3月,全市“两入”(入屋入室盗窃)案件数量仍然比较大,仅禅城区就有1900多宗,呈上升趋势;顺德区发生1200多宗,略有下降。


    上一篇:2016年暑期社会实践专题报道四:“国情社情”观察团赴黔江深入调研学习
    下一篇:我想让更多的人远离头痛(社会观察员系列报道1)